荒芜

「沒有路的森林繞了幾回」
—————————————
你好我是荒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役JK
辣雞章er
半吊子吉他手
想玩樂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選擇性回fo]

单纯觉得这个章印出来效果很美貌。
其实是抽奖时黑幕给小仙女的一个礼物

终于刻完了!
530快到了
微博正在抽奖中!
微博@荒芜拒绝黄污yu

终于刻完了!
530快到了
微博正在抽奖中!
微博@荒芜拒绝黄污yu

终于刻完了!
530快到了
微博正在抽奖中!
微博@荒芜拒绝黄污yu

【旧章新玩法!】

在酝酿一个大工程
想要刻完之后一起发出来

Ps.
今天是四月五号...
那么
我16岁啦!

你不在家,就在诚品——台湾诚品书店攻略

去湾湾的旅行计划中,好好逛逛诚品是很重要的一环。找找好书,淘淘唱片( ´ ▽ ` )ノ

一起旅行:

大话景区:



诚品书店为我们培养出的阅读习惯是一种态度,对品味的自觉、对自我提升的追求,同时我们亦可以将之视为近代台湾对生活美学的再启蒙。


往诚品的路上


几乎所有旅行社对台湾的介绍,诚品书店都与日月潭、阿里山、台北故宫齐列,一家书屋能成为全岛最著名的人文景观,全球仅见。诚品书店每年接待顾客1.2亿人次,外来游客约占一成。台岛总人口2350万,均至人头,台湾人每年去诚品近5次,“你不在家,就在诚品,你不在诚品,就在往诚品的路上”——这句广告何其形象。



图:因为诚品,“这个城市书香满溢”



图:你不在家,就在诚品




书店老板


1988年台湾商人吴清友动了一次心脏大手术,病愈后他想开一家书店,不以赚钱为目的,“作为自己留给这个世界的礼物”。翌年“诚品书店”诞生,店名源自希腊文“eslite”,意为“精英”。其后15年持续亏损,至2004年才实现盈利。
开业当年,诚品书店成为全球第一家24小时不间断营业的书店,一家岛内杂志称,“诚品书店为我们培养出的阅读习惯是一种态度,对品味的自觉、对自我提升的追求,同时我们亦可以将之视为近代台湾对生活美学的再启蒙。”



图:诚品书店老板吴清友


某种程度上讲,诚品不是一个生意,而是一场修行。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执意选择一项不赚钱的文化事业,并且为之坚持了近三十年。吴清友为这种经营哲学赋予意义:没有商业,诚品不能活,没有文化,诚品不想活。一如他在公开演讲时所称,企业要有“存在的正当性”,也就是这家企业必须要为社会创造“benefit”(益处),而不只是自己获得“profit”(利润)。
这或许是诚品书店让大陆旅行者着迷的原因,它是社会的稀缺价值——除了养家糊口,我们还拥有什么?



图:所有图书皆呈15度角摆放




图:诚品书店信义旗舰店




不仅仅是一家书店


但凡到过诚品书店的旅行者都能感知到,诚品在空间设计上与传统书店有很大不同。在传统书店,为了陈列更多图书,店家一般将书架设计得很高、很密集;诚品则反其道而行之,书架矮而宽松,走道宽度和图书的数量都有严格规划,所有图书皆呈15度角摆放,让顾客能以舒服的姿态、从容地挑选。吴清友说,“诚品不只是一家书店,更是一个阅读的博物馆。”



诚品不只是一家书店,更是一个阅读的博物馆




首家诚品书店在台北市仁爱路圆环边开张,其后二十余年,诚品开了49家分店、1家儿童书店、4家音乐馆,遍布台湾各主要县市,仅台北就有19家。在寸土寸金的敦化南路,诚品书店辟出一块颇大的区域,为本土艺术家提供一个展览区间,独具特色的“阅读博物馆”定位为诚品增添了浓郁的人文氛围。
吴清友不想与顾客建立一种单纯的买卖关系,他希望诚品是一个清新脱俗的精神圣地。 如果你的台北之行运气好,应能在诚品书店观看到各种演讲、座谈,或者表演、展览等衍生文化活动,这些活动涵盖了文学、戏剧、舞蹈、美术、环保、烹饪等广泛领域——你还认为它仅仅只是一个书店吗?



图:吴清友希望诚品是一个清新脱俗的精神圣地




读书与寂寞有关


诚品敦南总店有“一个永远不打烊的文化卖场”之誉,上下五层空间,一楼是展览区域;二楼是书店;地下两层为文化用品卖场,出售艺术气息浓厚的文具、玩具、居室用品和装饰品;最底一层圆形空间是诚品音乐馆,音像制品极为齐全。咖啡屋、小食店、餐饮穿插其间,供爱书的人们休憩或会谈。
夜里11点后的敦南店,年轻的客人会越聚越多,据说深夜时分的诚品是台北时尚夜猫族的会晤之所,于是有读书人诟病诚品的经营淡化了书店本色——“书只是诚品的一种商品,咖啡、餐馆恐怕才是书店的利润来源”。
40余家诚品分店每家风格不尽相同,用吴清友的话谓之“连锁但不复制”。本质上诚品经营的是生活方式,它给劳碌的人们提供心灵的暂栖地。而对大陆旅行者,诚品书店算得上一个文学青年梦想的集散地,置身其间,仿佛自己也文艺起来。





图:寂寞与层级有关,与繁多细节有关,与阅读有关




京城读书人黄集伟某次到台湾旅行,八天之内逛了十家书店,其中诚品三家,以下分别是他的印象:敦化南路诚品本店,在那里消磨三四个小时后,我买了一件荷兰设计师作品——可以不断制造瓢泼大雨“音效”的案头摆件……北京少雨,滂沱大雨的虚拟多少可以驱逐一点阅读的闷?
台中诚品店位于一家百货店的十层,书店内有类似大英图书馆的圆形平台,环形圆案上放满了拧亮的台灯……我突然发现,寂寞与层级有关,与繁多细节有关;而有时候,寂寞也能像台灯那样被拧亮?
台南诚品店也开在百货店里,一个贯穿两层楼的木质雕塑最引人注目,猛一看像旗,细看又像一本风中之书。它的存在,巧妙地将读者从一层引入二层。上楼的阶梯以玻璃铺成,踩上去战战兢兢,与我们阅读那种心仪之书时的心情非常相像……



图:置身其间,仿佛自己也文艺起来


附:台湾各地诚品分店名址及联络方式






(转自:马蜂窝)


劳斯·莱斯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阿噜噜噜:

*BGM:《劳斯·莱斯》 原唱:Hocc 词:黄伟文


*赠安利我Hocc的仙女小姐姐 @苍狗又白云 


  祝您追con订酒店买机票顺顺利利,


  吃火锅吃冒菜吃冷面岁岁年年。





*



这是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


 


*


 



劳斯和莱斯 都是花样男子


劳斯原是个校队的优秀种子


莱斯只喜爱读书偏偏他俩


早见晚见每日着住同样纯白衬衣




 


*


 


夏天。


 


陈信宏遇见温尚翊的时候,温尚翊正在为没有地方停放的单车而发愁,他站在他身后看着一身汗的男孩一手抱着篮球一手扶着单车在车棚里左顾右盼,温尚翊纯白色的校服已经因为打球而搞得有些脏,但是这依旧掩盖不住少年身上青春飞扬的气息。


 


“你可以停我这里。”


 


陈信宏走上前,却不知道应该去碰男生脏了的衬衣还是拍拍他的车座。


 


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的陈信宏和那天在车棚里遇见的陈信宏一模一样,温尚翊心不在焉地转着笔,思绪却在陈信宏身上转来转去。这个高高的男生看上去真像一个大一点的洋娃娃,不对,更像谁家被呵护到最好的小少爷,穿最整洁的衬衣,扣最上面一颗扣子,梳最乖乖仔的发型,连裤脚都没有一丝褶皱。


 


但是他会发光。


 


陈信宏也这样想。


 


他在温尚翊的邻桌坐下来,露出一个友好的笑。这个男生和那天见到的不一样了,这次,带了眼镜的温尚翊更像一个十足的好学生,再加上他桌子上摞得高高的卷子和参考书,以及干干净净的衬衣和桌角上象征着课代表的一叠作业本。


 


*


 



罗曼史开场于 相邻的桌椅


不过二人不敢放肆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


 


夏天。


 


又是一个夏天。


 


陈信宏在温尚翊的邻桌已经坐了整整一年,他已经能熟练的在每个早自习时扯过温尚翊的作业本一边抄一边吃自己的早餐,他已经习惯了每天中午等温尚翊解决完最后一道题目然后两个人一起去操场角落里的单杠上吃午餐,他已经习惯了体育课上坐在篮球场边的树荫里画画,偶尔抬头能看到温尚翊在场上打篮球的身影。


 


而温尚翊,也习惯了去哪里都拉上陈信宏,吃饭、听歌、逛街、看海。


 


乐队出的新唱片只需要买一张,但演唱会门票要买两张;唱片行还是每周去一次,但是老板总是会对着温尚翊叫阿信,而陈信宏会站在他身后捂着嘴偷笑;阳明山上的星星再也不属于一个人了,但是烟花钱可以两个人平摊;士林夜市好吃的摊点不再成为秘密,但可以嘲笑对方被烫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甚至单人床也不是私人空间了,可惜被子不够大只好两个人靠得近一点。


 


“你睡着了吗?”


 


“没。”


 


“……我也没欸。”


 


“嗯……”


 


*


 



但做对好兄弟又如此相爱 旁人会说不该


忘形时搭膊自有一面退开


暗里很享受却怕讲出来


两眼即使移开转开心里面也知这是爱




 


*


 


冬天。


 


陈信宏很怕冷,总是习惯性的从背后偷袭温尚翊,把自己冰凉的手往对方领子里塞,不出意外的话是可以听到温尚翊大声骂的脏话。但是更多的时候,陈信宏是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的手递给对方,而温尚翊也总有一万种方法暖热他。


 


心情好的时候会用手帮他捂一会,心情不好的话也能赚得对方热热的小臂。


 


陈信宏歪着头对一脸无奈的人笑,根本看不见旁人猜测的目光。


 


他是从社团里要好的学长那里听传闻的,就连学长转述完都要带着怀疑的目光问一句“他们是瞎说的吧”,陈信宏低着头想了想:“肯定是瞎说啊,神经病。”


 


不该,不行,不可以。


 


温尚翊也听说了,所以那天陈信宏从他身后冲过来想要揽他肩膀时,他往旁边侧了侧身躲开了。陈信宏的手臂不尴不尬地停在空中僵了两秒,然后换用手指点了点温尚翊的肩头。


 


温尚翊转头去看,陈信宏在笑,但是从表情上看不出来,温尚翊注视着那个人的眼睛,他知道对方在笑,那种眼睛里带着的笑意大概只有他读的出来,他也就跟着对方笑了起来。


 


*


 



男子和男子 怎能亲密如此


劳斯难面对却跟她勾过手指


莱斯偏偏那样痴终于一次


她扑过去四目对望然后除下衬衣


迷惑中的劳斯此时先至知


一向没当这好手足女子




 


*


 


春天。


 


陈信宏是寒假回来之后才听友人说温尚翊有了女朋友的事情,他点了点头,在友人大呼小叫“不是吧?尚翊有女朋友你不是才知道吧?!”中耸耸肩开始整理自己积灰的课桌。


 


坐他左边的人还没有来,桌子上也是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陈信宏忍了好几次才忍住了想要去帮对方整理桌子的冲动。


 


站在那个少年最近地方的人,终究不会是他。


 


陈信宏发现自己也是可以一个人上课,写作业,中午去新的角落里吃便当,周末呆在家里打一天电动,原来很多事情一个人也是可以做的,以前两个人做惯了竟然给他留下了无法一人完成的印象。


 


直到那天温尚翊在校门口堵到他,真的是堵到的。陈信宏小心翼翼绕着温尚翊走了两个周,温尚翊最终还是沉不住气在校门口拦着了他。


 


“阿信。”他伸手去握他的车把。


 


陈信宏低头看着放在自己车把中间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时间竟有些茫然。


 


“她不是你。”温尚翊靠过来,他声音小小的,像是道歉也像是坦白,他又重复了一遍,“她不是你。”


 


可以牵手,但是吻不下去,可以一同回家,但是不可共枕,可以一起去看海,但是她不喜欢那片海,可以一起听歌,但是听的总不是一首歌。


 


“对不起。”温尚翊说。


 


*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但做对好兄弟又如此相爱旁人会说不该


纯情何时会让这悲剧揭开


他真的很意外想起相识以来


一起温书逛街听歌看海




 


*


 


温尚翊以为很多事情,只要两个人做就可以。


 


温书可以,但再没有人在旁边偷偷把书递给自己炫耀他在书上画的小人;逛唱片行可以,但是在喜欢的唱片面前再也没有一回头就可以分享的人,唱片行的老板还是会对着自己叫阿信;阳明山上看星星可以,但是再没有人指着星星给自己讲星座或者枕着自己的腿哼一段从未听过的旋律;士林夜市吃宵夜可以,但是没有人拉着自己一路狂奔或是被辣到时满脸通红对自己喊“阿翊,水水水”。


 


很多事情都可以两个人做,但是很多事情都只能和他做。


 


温尚翊握着笔终于有勇气看在自己右侧座位上睡觉的人,陈信宏趴在桌子上睡觉时总是会微微的张开嘴,以前温尚翊没少往里面塞奇怪的东西,但是这次他竟然只想用手戳戳对方肉肉的脸颊。


 


他想起来那夜陈信宏睡在自己家,睡不着的半夜他转过身去看对方的睡脸,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偷偷吻上去,更不知道陈信宏动了动是不是其实早就醒了。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


 



日日也亲昵如情侣 底牌终揭开


为何还害怕若觉得这样爱


尚在计算他又是谁可否爱


旁人哪个接受这种爱




 


*


 


四年。


 


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是四年。


 


一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从高中一路冲进了大学,又挨过了大学的漫长四年,最后还是没挨过彼此父母那一关。就像是打怪升级,能打到大BOSS已是幸运,但是谁人又能真打过这一关。


 


相爱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最后却因为其他千千万万不相干的人分开。


 


不知算不算荒谬。


 


温尚翊看陈信宏在整理行李,他歪着头靠在门框上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想好好记住这个人的样子,以后若是能再相见,最好瘦了胖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无论多少年后,他还是想当最了解他的那个人。


 


“婚礼,”陈信宏背对着他开口,“不用给我请柬了。”


 


“不来吗?”


 


“我怕我忍不住欸。”


 


“怎样?”


 


“抢婚啊,你知道的。”


 


“我知,没准备你的,”温尚翊笑了笑,“我也怕我忍不住跟你走。”


 


*


 



明明绝配 犯众憎便放开


永远的忍耐永远不出来


世界将依然不变改


只会让更多罪名埋没爱


可要像梁祝那样爱




 


*


 


夏天。


 


陈信宏没想到这个夏天竟然会碰到温尚翊,算算已经有近十年未见了吧。夏日的酒会显得格外燥热,即使是在空调开得十足的室内依旧让人觉得烦躁,他扯扯领带,往靠近阳台的地方走了走。


 


阳台门一开,出来的人差点和他撞了个满怀。


 


他稳了稳自己手里的酒杯,抬眼看过去。


 


他们一同沉默了半分钟,然后竟然同时开口:“你……”


 


温尚翊笑了笑,说:“你先说。”


 


“你瘦了。”陈信宏说。


 


温尚翊的表情怔了怔,他说:


 


“我也想说这句。”



*



这是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